寄鹤

“露水的世,虽然是露水的世,虽然是如此”

爱上过一朵玫瑰就足够了。

纳兰妙殊:

昨天有个伙伴想给我安利别的CP。我在她说之前就开始说不。她说,你听我讲几句嘛,真的超萌的……


我说:我猜到会很有趣,但是,我已经没有剩余力气去喜欢别的CP了


盾冬……把我抽干了。


陀思妥耶夫斯基临终前对他的妻子说,我没有背叛过你,连这个念头都不曾有过。


我么,背叛云云倒谈不上,只是对后来的、别的cp,实在连一点念头都再没有过。霍比特人王男等等,看电影归看电影,心如止水。


首页总如“城头变幻大王旗”。智取威虎山,大白,霍比特人,王男,大圣归来,现在是国产剧伪装者琅琊榜等等,作为一种亚文化的观察资料是很好很好的(比如有个CP是“圣我”),我都不反感,通常也会点进去看看。


然而是再也不会动心了。


“热闹是他们的”。


最开始的热爱痴狂近乎一种折磨,到现在,一年半过去了,热恋的感觉没变,但转成了柔和的情感,就像不再刺眼的阳光,或者说像拥抱时能贴得很紧,那种舒适感。


爱得时间久,会出现这种问题:难以分清到底是爱那个人、还是怜惜自己投入的时间——爱上自己的爱意;或是爱的已经是自己想象塑造出的另一个人——爱上一种误读。


时间总令一切混沌不清。爱走得越远,理由就越模糊。


我经常拿这个问题自问。我想至少在steve和bucky这儿,我是能分得很清的。我爱他们的理由,始终熠熠发光,从来不曾模糊。




很有意思,想起几年前喜欢过的CP,比如大副舰长,比如李四宅总,有点像想起和平分手的前男友,一切过程都记得很清楚,那爱的温度也还留着。爱是如何而来,又如何而去?想来惆怅。




啊不过对大副这个人的爱是恒久的。我对大副的感情不同,是一种从他的发型(我也是齐刘海XD)到他的事业的彻头彻尾的认同感——如果给我一次机会,我不会选择变成Steve或Bucky,我会选择变成大副。

评论
热度(336)

© 寄鹤 | Powered by LOFTER